我堅信有一種剛正的愛,遠超於對父母、兄弟姊妹或妻子的愛。即使必須流離異國、遠離雙親,我也毅然踏上這條路 - 尹奉吉,1930年10月18日

0606_566_4.jpg

左:尹奉吉在行刺前手持手榴彈,在韓國國旗下宣誓。右:尹奉吉留下的誓書

尹奉吉義士(1908.6.21-1932.12.19), 號梅軒,本名禹儀, 奉吉是他的別號。尹義士出生和成長的時代正式日本帝國主義侵占韓國的時代。韓國三一敵立運動爆發後,尹義士的民族意識開始萌芽,從17歲起開始參予韓國愛國啟蒙運動的航列,感到實現祖國的獨立才是最急迫的任務,1930年到中國加入大韓民國臨時政府于上海擔任要職的金九所帶領的愛國團。1932年4月29日尹義士在虹口公園(今魯迅公園)進行暗殺任務,成功的逞罰了日本帝國主義軍証7名要員,但年僅24岁的尹奉吉卻因此结束了他悲壮而又英勇的一生 。

上海在1932年之前已經是中國和日本武力猛烈較勁的地方,旋即籠罩於1937年全面爆發的中日戰爭,繼而又迅速地捲入第二次世界大戰的旋渦中。

在1932年4月29日的一個寧靜早晨,日本政要和將領以及日本的上海民間大型社團聚集于虹口公園,藉慶賀日本裕仁天皇生日舉行淞滬戰爭祝捷大會閱兵式 。日本方面對祝捷大會控制得非常嚴密,只准日本人和朝鮮人以及他們特邀的部分外國人進場,中國人很難混進去。 國民政府決定採取暗殺行動以破壞日軍此次慶祝活動,請流亡在上海的大韓民國臨時政府協助執行此任務,對抗共同的敵人,接受任務後的韓國愛國團的負責人金九認為剛為尹奉吉是最適合的人,尹剛當到上海,日本特物對他不熟,同時,尹奉吉通曉日語,意志堅定,當即同意領命。

當日本駐上海總領事要對群眾演講時,日本駐華公使重光葵、上海總領事村井倉松、上海派遣軍司令官白川義則、海軍大將野村吉三郎 (後轉任日本駐美國大使,曾經負責提交對美國宣戰照會書)、陸軍中將植田謙吉、日本駐滬居民團行政委員長河端貞次等人正站在觀禮的日本軍人、學生和市民之前的主席臺台上。

Japanese_VIP_before_Hongkew_Park_Bombing_Incident.jpg

左起白川、重光、野村

4月29日韓國青年尹奉吉假扮日本人,帶著偽裝成飯盒和水壺的炸彈混進了日本人舉行儀式的虹口公園。接近中午時,當日本軍政要人都聚集在主席台上時,在日本國歌「君之代」開始演唱的時候從人群中躍出,尹奉吉將偽裝成飯盒的炸彈投擲到了主席台上,刺殺日本上海佔領軍總司令白川義則等人。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kUF8XeaeSk

大部分的主席臺在強烈的爆炸中損毀。根據當時的新聞報導,群眾震驚,而且在爆炸範圍20公尺內的人都震倒於地。

002UGtMIzy74GfuHOJxf7.jpg

白川義則司令官和河端貞次傷重而亡;重光葵公使受生命威脅的重傷須右腿截肢;村井倉松總領事在事件後必須永久臥床;植田謙吉中將斷足;野村吉三郎大將右眼失明。

上海虹口新聞.JPG

尹奉吉義舉後,在未及引爆第二枚炸彈前被捕。日本憲兵隊也逮捕韓人愛國團的其他成員。

21.jpg

日本軍事法庭判尹奉吉處以死刑,1932年12月19日,被押至日本石川縣小牛陸軍工兵,被執行槍決,虛年僅25歲的韓國青年以身殉國。 尹奉吉的遺體原先葬于日本,後來移遷韓國,禮葬於首爾的韓國國家墓園。

11130005956cdc772faa.jpg

1946年5月15日,尹奉吉的遺骸被移送至韓國,韓國人民列隊迎接

图为尹奉吉的遗骸后安放首尔孝昌公园的三一庙内。.png

尹奉吉的遺骸後安放首爾孝昌公園的三一廟內

儘管尹奉吉被日本人所殺,金九1945年回到韓國後也終因主張建立統一的韓民族政權而被暗殺,但他們為韓民族獨立和自由所作出的犧牲卻永遠留在韓國人心中。韓國解放後,在首爾建立了白凡紀念館和尹奉吉紀念館,在尹奉吉的家鄉也建立了忠義祠,成為後人緬懷先烈的場所。

伊奉吉紀念碑.JPG

現在上海魯迅公園裡的尹奉吉的紀念碑

223.jpg

現在尹奉吉當年炸死炸傷多名日本侵華元兇的虹口公園(1988年改名為魯迅公園),也於1994年為紀念尹奉吉而建起了一幢富有韓民族建築風格的二層亭閣——梅軒,亭內設有尹奉吉的生平事蹟展以及義舉發生前後遺留下來的一些文物。

重光葵外相于1945年9月2日驅前代表日本天皇和日本政府于二戰投降儀式簽字時,他的木頭腿沉鈍地敲擊著密蘇里艦的柚木甲板。

在加瀬俊一的回憶錄對重光葵步上密蘇里號的受降甲板有著栩栩如生的描述:我們很快的抵達戰艦旁,由撐著拐杖行動不便的外務部長重光葵領路登上舷梯,他十五年前在上海被襲擊,被炸掉一條腿。因為用木頭義肢行走,他跨出的每一個步伐都是掙扎的痛苦,而跟隨後的我們內心裡就如同他腳步的回音一樣沉重,每走一步如同嘆息一次...

1945年9月2日日本受降儀式在停泊於日本東京灣內的美艦密蘇里艦上舉行,第二次世界大戰就在短暫23分鐘的簽字儀式結束後正式宣告結束。

重光葵外相于1945年9月2日驅前代表日本天皇和日本政府于二戰投降儀式簽字時,他的木頭腿沉鈍地敲擊著密蘇里艦的柚木甲板。

在加瀬俊一的回憶錄對重光葵步上密蘇里號的受降甲板有著栩栩如生的描述:我們很快的抵達戰艦旁,由撐著拐杖行動不便的外務部長重光葵領路登上舷梯,他十五年前在上海被襲擊,被炸掉一條腿。因為用木頭義肢行走,他跨出的每一個步伐都是掙扎的痛苦,而跟隨後的我們內心裡就如同他腳步的回音一樣沉重,每走一步如同嘆息一次...

1945年9月2日日本受降儀式在停泊於日本東京灣內的美艦密蘇里艦上舉行,第二次世界大戰就在短暫23分鐘的簽字儀式結束後正式宣告結束。

Japanese_surrender_signatories_arrive_aboard_the_USS_MISSOURI_in_Tokyo_Bay_to_participate_in_surrender_ceremonies_HD-SN-99-03021.jpg

立於第一列手持拐杖的重光葵外相,他的腳就是被尹奉吉所炸的。

伊奉吉5.jpg

韓國青年尹奉吉為民族自由所做出的犧牲永遠留在世人心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密蘇里號戰艦紀念館

密蘇里紀念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