麥克阿瑟到底是用幾枝筆來簽授降書?

密蘇里號戰艦紀念館經常收到有關麥克亞瑟用來簽授降書之筆的數目及其去向的問題。

除非發現更具權威的證據來源,否則麥克阿瑟紀念館的資深檔案管理員吉米‧佐貝爾Jim Zobel是我們的一貫權威資料來源。以下是依據佐貝爾先生所提供可信的事實:

佐貝爾先生表示這是我所知的檔案證據:日本投降儀式時,麥克亞瑟用了六枝筆簽字。

Mac Auther.jpg

陪伴麥克阿瑟出席于密蘇里艦上授降儀式時的兩位助手,麥克阿瑟旗下的情報官考特尼·惠特尼上校(Colonel Courtney Whitney)和麥克阿瑟的座機駕駛員威爾頓·羅茲中校,皆證實麥克阿瑟于簽字時總共用了六枝筆。其中四枝是麥克阿瑟令惠特尼在他們從馬尼拉前往日本之前,從馬尼拉總部帶去的華特曼(威迪文) waterman鋼筆。根據紀念館得知的史料檔案顯示,惠特尼在1945年9月2日給他的夫人的家書裡,曾提到他帶這幾枝筆特意為此。而其他兩枝筆各原屬於麥克亞瑟夫人的橙色派克多福Duofold鋼筆和惠特尼的筆。

日本代表簽字時,麥克阿瑟的筆還沒有放置在桌上。輪到他簽字時,他親自將多枝筆放到桌上。從簽字的相片可看到麥克阿瑟簽字時桌上有許多枝筆,其中四枝鋼筆外觀一致。它們的末端都是尖的且中間有環帶。

麥克阿瑟用前三枝筆在第一份降書上簽字,第一枝筆簽「Douglas」、第二枝「Mac」、第三枝「Arthur」。而後在第二份降書-日本那份,以第四枝筆簽「Douglas」、第五枝「Mac」、第六枝「Arthur」。第五枝送給他的得力助手惠特尼,第六枝是送給他自己的夫人珍(Jean)。

從歷史檔案資料、圖片、影片,我們都清楚的知道第一、二枝筆的去向,麥克阿瑟將軍在授降書上用筆簽字後當下,在儀式中當眾人前,隨即轉身將他簽字的第一、第二枝筆送給他特地邀請出席的兩位日本戰俘(下圖)。第一枝筆送給英國珀西瓦爾(Percival)將軍,目前珍藏於英格蘭切斯特市的團指揮所內的博物館。第二枝筆送給溫賴特(Wainwright)將軍,目前為西點軍校的藏物。

la-fg-japan-surrender-09.jpg

眾人比較不清楚的是其他筆的下落。其中兩枝華特曼(迪威文)Waterman鋼筆,皆屬於麥克阿瑟紀念館;目前其中一枝展示於麥克阿瑟紀念館第五展示廊,而另外一枝外借給五角大廈。

第五枝筆歸屬惠特尼(Whitney)上校,現在為他的兒子理查德·惠特尼(Richard Whitney,)所持有;第六枝是橙紅色Duofold鋼筆歸屬麥克阿瑟將軍夫人珍(Jean),可惜的是它在東京的美國大使館被竊。將軍夫人在多次參觀麥克阿瑟紀念館的其中一次證實此事。 」

pen.jpg

(上圖)此筆是麥克阿瑟將軍紀念館的重要藏物,是麥克阿瑟將軍用來簽署受降書的第六枝筆之其一,華特曼(威迪文)Waterman"百年系列"鋼筆,黑色螺紋筆桿,含金筆尖及筆環。1943年美國產。

在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70週年期間,麥克阿瑟紀念館曾將此筆出借予密蘇里艦紀念館,于軍官餐廳內做短期的展示。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密蘇里號戰艦紀念館

密蘇里紀念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