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從海軍歷史學者保羅‧史迪威 (Paul Stillwell) 所著的「密蘇里戰列艦」Battleship Missouri一書中得知這一段歷史,在此轉述給紀念館的訪客。

​史迪威寫道: 「麥克阿瑟原始計劃是在9時整跨出哈爾西艦隊司令位於02甲板的艦艙,在日本代表團等候下有氣派地步下階梯,而後展開儀式。但當他跨出艙門時,卻看到重光葵的黑色高頂帽才剛冒出01甲板,他可不要反過來等候日本人,於是立馬他轉身回艙,讓日本人就位後,等候他的出現。」

paul stillwell.jpg

 

根據重光葵外相的助理加瀨俊一( Toshikaxu Kase) 在其回憶錄 「密蘇里艦之行」Journey to the Missouri書中所述,顯然他不知麥克阿瑟將軍為了等候日本代表團進場,曾經一度出入哈爾西的艦艙。

Journey to the missouri.jpg


​麥克阿瑟將軍在他自己的回憶錄中未曾提到該事件,但是,時任艦長的前艦隊司令史都華‧默瑞在其口述歷史稿中,對他目擊的這一事件作瞭如下描述: 「…麥克阿瑟將軍跨出位於露天甲板之上一層的哈爾西司令的艦艙時,重光葵的高頂帽正冒出露天甲板的際緣,此刻是九時整。他看了一下,見日本人仍陸續進場,於是他退回艦艙。日本人持續上場並就位,大約九點過兩分半或三分鐘後,麥克阿瑟將軍才跨出艦艙,併步下階梯在降書桌後方的位置就位。」

Japanese_Surrender_at_Tokyo_Bay,_2_September_1945_A30428.jpg

我們想知道的是: 麥克阿瑟將軍真的想要日本代表團敬候他的「氣派入場」,或者另有所圖?

從研究和可靠敘述的解讀以及麥克阿瑟在二次大戰之前曾在亞洲居住數年的經驗影響來看,我們認為他已深知在亞洲文化中保留顏面的重要性。他在儀式中表達和解與期盼和平的言辭,我們可以合理假設他關注文化、姿態和情境,他要一切依照他策劃的順序來展開此儀式,每個儀式程序和細節背後都有著特殊的隱意。

050607-F-1234P-091.jpg

由已知參考資料, 麥克阿瑟似乎沒有提到要日本代表團等候他蒞臨的意圖, 但對日本代表團的延遲抵達,卻刻意在出場時間做些微的調整,我們推測麥克阿瑟是特地營造等候的場景,在眾人的目光下讓日本代表團感受顏面盡失的感覺。他應當很清楚的知道,等候儀式開啟的此時此刻,日本代表團和他們國家在眾人目光下,讓他們顏面盡失、讓他們的自尊心極受羞辱。

11846589_10152857244191442_5360085166826409443_n.jpg
​麥克阿瑟紀念館的資深檔案管理員佐貝爾對我們的揣測的回應是「你所言極是。」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密蘇里紀念館 的頭像
密蘇里紀念館

密蘇里號戰艦紀念館

密蘇里紀念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