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y J.J. Harding

美國近代史歷史學家尋找失落的尼米茲-"勝利之筆"的漫長之過程...

​​尋找失落"勝利之筆"的漫長之路 Long Lost Victory Pen Located

​“I'll confess to nervous excitement, but I did sign in the correct places (one signer did not). First copy signed with the Woo gift pen, and second copy signed with my old green Parker pen.

“坦白的說,當時我既緊張又興奮,但是我簽字的地方是對的(一位代表簽錯了地方),我用”胡送的筆” 簽了第一份降書,我自己綠色的舊鋼筆簽了第二份降書”

日本投降尼米茲將軍簽字.jpg
​美國近代史歷史學家JJ Harding 在(1865)他早年的學生時期,在偶然的機會閱讀了尼米茲將軍在1945年9月2日在密蘇里艦上日本投降儀式後,寫給他夫人的家書,家書內提到了他在儀式時的用了兩支筆,一支是”胡送的筆”,另一支是他自己一支綠色的舊鋼筆。

當尼米茲將軍提到"胡送的筆"這字句,引起JJ的注意,第一個跳入他腦內的想法是為什麼是”胡送的筆”? 這兩支筆現在在哪裡? 第二個想法是"胡送的筆" 是筆的名字嗎? 為什麼說是”胡送的筆”?

J.J.花了很多心思尋找這兩支筆的下落。經由他的調查收尋,當然,很快的就找到尼米茲用綠色的舊鋼筆,這支筆由尼米茲將軍的後代,以尼米茲將軍家族的名義捐贈給美國海軍博物院做收藏。而另一支”胡送的筆”仍然沒有任何著落。

他周遭的歷史學者也沒人知道什麼是”胡送的筆”,更沒有人知道這支筆的下落?

因緣際會下, JJ 在the Oakland Tribune 的一篇文章上得知”胡送的筆”的背景故事: 當年的旅美華橋胡筠莊先生是尼米茲將軍的好友,胡先生送了一支K金鋼筆給尼米茲將軍,讓他可以用這金筆在日本投降書上簽字。尼米茲將軍不但記得,一回到美國後,立即寫了一封信連同胡先生送給他的那支鋼筆送還給胡先生。

尼米茲的信裡提到:

“I take pleasure in sending you herewith the “Victory Pen” I used as Representative of the United States in signing the first copy of the formal Surrender terms today. ​​This is the pen you presented to me in Berkeley this summer, 'with best wishes and speedy victory.' Your wishes for a speedy victory have been fulfilled. With best wishes -- Sincerely Yours, CW Nimitz.”

“今年夏天我們在柏克萊時,你送我一支筆,預祝我"旗開得勝”,你給我的祝福已實現。今天我以美國代表的身分用這支”勝利之筆” 正式的在日本投降書上簽了字,很開心可以將這支筆寄給你。祝福你,誠摯的CW Nimitz”

根據the Oakland Tribune這篇文章的描述,很明顯這支”胡送的筆”,確切的已經歸還給胡胡筠莊先生了。 J.J.知道了筆的故事,更想得知如今這支筆的下落。他透過關係連繫上尼米茲先生的孫兒Chet Lay他表示有聽過這支”胡送的筆”,但對這支筆的下落不是很清楚。後來經過多方協助,終於找到胡筠莊先生的後代胡保羅Paul Woo,尋找”胡送的筆”整個過程,胡保羅Paul Woo 是最關鍵人物,沒有他的協助,我們無法這麼快找到”這支被遺忘的筆”的下落。

胡筠莊先生的孫兒保羅表示,他知道這支筆的故事,但胡家並沒有收藏這支筆,他本人也不是很清楚的知道這支筆密前在哪裡。不過,保羅也希望這支被遺忘的筆可以重現,所以,他非常積極的協助尋找這支筆的下落。他提出了一個這支筆可能的落處,他表示,當時胡筠莊先生在1946年實,將這筆交代他胡筠莊的女婿(他是當時國名黨主席蔣介石的親戚)帶回中國,將這支筆連同尼米茲將軍寫給筠莊的信件,一起以家族的名義捐贈給中華名國國民政府做收藏。

保羅還提供了一張筆的照片,筆上還刻有”勝利之筆”,同時還有一封當時尼米茲將軍寫給胡筠莊先生的信影本。問題是...

筆在哪裡呢? 在台灣的博物館嗎? 蔣介石家族收藏去了嗎? 還是這支筆完全消失了?

保羅不棄不餒的找到芝加哥的台灣經濟文化辦事處,辦事處人員很熱心的幫他在網路上找到一篇文章與”勝利之筆” 相關的文章,辦事處人員積極熱心的幫忙翻譯,表示這文章是2005年由中華人民共和國南京博物院,紀念抗戰勝利紀念日時,所做的一個特別陳列展示,驚呀是大家一直以為這支筆可能為國名黨的收藏,原來,這支筆一直都完好的保存在中國大陸的南京博物院。保羅共花的8個月,尋找它可能去處, 後來經過台灣經濟文化辦事處的大力協助,才從得知這支筆的可能去向,很快的他與南京博物院的文保員連繫上,才得以確認這支”勝利之筆”就是”胡送的筆” 。

皇天不負苦心人,經由各方的努力,終於解開了美國近代史將近70年的疑問,找出了”胡送的筆”的所在地--中國的南京博物館。

密蘇里艦之尼米茲之勝利之筆.JPG

南博的珍藏: 勝利之筆南博的珍藏: 勝利之筆

密蘇里號戰艦紀念館透過種種困難及各方的慷慨協助,終於分別向海軍博物院及中國南京博物院,將美國海軍五星將軍尼​​米茲1945年9月2日於日本受降書上所用的兩支筆重新回到密蘇里號戰艦的投降甲板上一起展示。抗日戰爭結束70週年的紀念日時, 眾望所歸, 老兵、降書、簽字之筆、受降艦首次結合!

勝利之筆.jpg

南京博物院研究員、圖書館館長歐陽宗俊特意在紀念活動前夕將“勝利之筆”帶到珍珠港南京博物院研究員、圖書館館長歐陽宗俊特意在紀念活動前夕將“勝利之筆”帶到珍珠港

 

勝利之筆1.jpg

二戰“勝利之筆”重返“密蘇里號”二戰“勝利之筆”重返“密蘇里號”

 

尼米茲的兩隻筆.jpg

尼米茲代表美國政府在日本投降書上簽字所使用的兩支鋼筆70年來首首次一同展出尼米茲代表美國政府在日本投降書上簽字所使用的兩支鋼筆70年來首首次一同展出


明白戰爭帶給人們的創傷是最悲慘的,我們絕對不能再重演。密蘇里號戰艦紀念館的旨意在傳承、教育、啟發人們及後代子孫對未來的責任,以我們的榮譽與堅持與世人一同創造、維護世界和平。
我們的上一輩無法忘記戰爭帶給他們的悲痛,我們這一代從他們痛苦鐘的經驗中學習戰爭帶給人們的傷害。將我們所知道丶看到丶聽到丶學習到的人生體驗,用不同的角度,或管道將信息傳達給我們的子子孫孫。希望地球上的人們都可以享受著自由與和平!

密蘇里號紀念館協會是非營利單位,是由美國海軍選派來做密蘇里號的守護使者。紀念館所有的門票與活動收入全都做為戰艦的保存與維修。協會的目標,是讓這艘歷史名艦可以永遠飄浮在珍珠港內,成為一個世界級的歷史遺址。感謝您一起和我們共創密蘇里號歷史!


​夏威夷 ‧ 珍珠港 ‧ 密蘇里號戰艦紀念館

 開放時間 : 每日上午8:00 -下午 4:00


1994年設立於夏威夷州的密蘇里艦紀念協會(本協會)是一個501(c)3的非營利機構。本協會創立的兩個重要目的如下:

遷移密蘇里艦(BB-63)至夏威夷,便於建立、運作並維護一個國家級的紀念館,以紀念第二次世界大戰的結束,並對美國海軍通過毅力在維護世界和平所擔任的角色表達永久敬意。

僅在慈善、科學、文學或教育的範疇下運作,以符合1986年的國內稅務法規501(c)3之規定。

密蘇里艦的所有權透過N00024-98-C-0201的捐贈合約,於1998年5月4日移轉至本協會。本艦自華盛頓州的布雷默頓市拖至夏威夷,於1998年6月21日抵達。經六個月的修繕後,本艦於1999年1月29日對外開放。美國海軍或任何政府機構未提供本協會運作或本艦持續不斷維修的資金。國防部曾經提供補助金協助本艦於2009年入旱塢維修。

本協會的任務是:『密蘇里艦紀念協會致力於保存密蘇里艦,使能分享她的事蹟及其歷史地位。 』

本協會的願景是:『密蘇里艦紀念館在啟發、教育和激勵所有國籍和各世代的人們,對於責任、榮譽、毅力、決心、犧牲奉獻與和平的普世價值上,是世界頂級的體驗。 』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密蘇里號戰艦紀念館

密蘇里紀念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